那个年代 ·

曾国藩为什么不敢造反?难道说曾国藩没有野心吗?因为他在这个人面前根本没有胜算,

当席卷天下的太平天国终于被湘军送上了“天国”之后,作为湘军的统帅,曾国藩就步入了人生的顶峰,同时,他也站在了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上。

此时的曾国藩已经是身兼两江总督、钦差大臣、协办大学士数职,手握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四个膏腴之省的军权,封疆大吏中的第一人了。他的门生故吏也遍布天下,全国八名总督,有三名都出身湘军,十五名巡抚中有七个都曾是他的弟子或者和他关系密切。可以说,此时的曾国藩只要跺一跺脚,大清国就会发生地震。他想取代满清爱新觉罗氏,想来也不是一件难事。

zgf-111-1

然而,面对部将的纷纷劝进,曾国藩却淡然地写出了这样一副对联:“倚天照海花无数,流水高山心自知”,向众人表明自己根本无意造反

这是为什么呢?难道说曾国藩没有野心吗?曾国藩当然是一个有野心的人。没有野心,他就不会发奋攻读,以中等智商而在科举之路上过关斩将,实现鲤鱼跳龙门的理想。没有野心,他就不会书生从容儒将率军,从一名书生,一个文官,华丽转身成了统率千军万马的湘军大帅。没有野心,他根本不会在一败再败几欲自杀的情况下,苦撑危局,苦心孤诣,终于扭转乾坤,再造社稷,成为中兴第一名臣。而一个人的野心基本上是和自己的实力成正比的,实力越大,野心当然也越大。

可如今,实力如此庞大的曾国藩为什么就不造反呢?

有人说,和宋江一样,作为一个读书人,曾国藩的骨子里永远是一套忠君爱国的思想。他读的是圣贤书,奉的是孔孟道。他只会做一个顺民,而绝不会当叛徒。那样,会留下千秋万代的骂名。读书人嘛,最在乎的始终是一个名节。

事实果真如此吗?未必。

曾国藩之所以不造反,

首先,是因为,倘若造反,他根本就毫无胜算。因为朝廷,那个工于心计工于权术的慈禧太后,为了对付湘军,为了防范曾国藩,早就开始布局了。

zgf-111-2

为了牵制曾国藩,慈禧太后破格提拔了一个只有举人身份的左宗棠为闽浙总督。不错,左宗棠亦出自湘军,是曾国藩给了这个直到49岁还默默无闻的三湘才子出头之机,可是,那自号“今亮”目高于顶的左宗棠从来就看不起曾国藩,他认为自己远比曾国藩能干。脱离曾国藩之后,他带着部队创立了楚军。曾国藩是两江总督,他是闽浙总督,曾国藩有湘军,他有楚军,此时的左宗棠已经完全可以同曾国藩分庭抗礼了。假如曾国藩造反,他非但不会响应,而且会起而攻之。因为,他对曾国藩有很深的“瑜亮情结”,如果他能打败曾国藩,那不是证明他最强吗?

除了提拔左宗棠外,慈禧太后还特意扶植了李鸿章的淮军。李鸿章本来是曾国藩的学生,但是这个在20岁就写下了“一万年来谁著史,三千里外觅封侯”的李鸿章,同样志向宏大,不甘久居曾国藩之下,一旦有机会让他单飞,他会翻然翱翔,扶摇直上,不可遏制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嘛。

到达上海后,仅仅两年时间,李鸿章的淮军便由6000人扩增至70000人。在洋人的支持下,淮军全部配备上了洋枪洋炮,成为大清国军队中装备最精良、火力最威猛的一支铁血之师,不但成为太平军的一支劲敌,而且也是湘军的一支劲敌。曾国藩若有异动,李鸿章是绝不会念及师生之情的。他爱老师,但他更爱朝廷,更爱权力。

在湘军攻破天京城的前后,朝廷已派钦差大臣官文率领20万大军扼守武昌,控制长江上游。又派富明阿等镇守镇江、扬州,堵住长江下游。又派蒙王僧格林沁在安徽、湖北一带重兵布防,死死盯着湘军。可以说,成大功之日的曾国藩已经陷入朝廷的包围圈了。他若有异动,立刻会陷入十面埋伏之中。

zgf-111-3

其次,湘军虽有30万之多,但曾国藩直接指挥的大约只有12万人,而真正的嫡系也就只有其弟曾国荃指挥的5万人,其余各部和曾国藩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矛盾。比如沈葆桢,他是林则徐的女婿,在曾国藩的提携下,他很快平步青云,升任江西巡抚。可是,后来,他和曾国藩便发生了矛盾。当曾国荃的十万湘军围困天京军资告急,曾国藩为此夜不成寐的时刻,沈葆桢却将原定移交湘军的半数江西厘金全部扣除,如此雪中泼冷水的行为让曾国藩很是耿耿于怀。后来,面对太平军的反扑,曾国藩故意不守皖南的广德和宣称,将战火引向江西。曾国藩和沈葆桢的交恶,直接导致江西已经脱离了曾国藩的控制。如果曾国藩有异动,沈葆桢只会是他的敌人,而绝不会是他的朋友。

最后,打了十多年的仗,湘军的将士们很累,他们已经疲乏了,他们已经没有干劲了。打仗是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吃喝穿吗?攻破天京城,他们烧杀抢掠,已经装满了自己的布袋。再打下去,他们不会干了。

而曾国藩更累。十多年来,他不但在同敌人战斗,还要同朝廷战斗,还要同自己人战斗。战争,让他痛失了两个亲兄弟。战争,让他曾经几次写好遗书,准备殉难。战争,把他折腾得已经心力交瘁了。他哪里还有心思去造反呢?

既然不能造反,聪明绝顶的曾国藩就选择了功成身退,不但主动大幅度裁撤湘军,而且还让其弟曾国荃回家养病,打消朝廷的顾虑。

曾国藩这样做,无疑避免了国家的再度动乱,避免了人民再度陷入水深火热之中,当然也就顺应了历史,是一件有利于天下苍生的大功德。

参与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