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雄暮年-毛主席晚年的忧伤有多少人能理解?

【毛主席晚年的忧伤有多少人能理解?】

国医大师唐由之1975年7月23日为毛主席做了白内障手术后,陪伴了主席一段时间,一次听到毛主席大哭,而且哭得很伤心,后来唐由之走到主席房间,原来毛主席是因为看到南宋词人陈亮的《念奴娇·登多景楼》而放声大哭。其中的“六朝何事,只成门户私斗?”引发主席的强烈伤感。

毛主席一生忧国忧民,年轻时,曾有“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”的强烈发问。为了劳苦大众,毛主席历尽艰辛,奋斗一生,晚年这种忧国忧民的情感更是与日俱增。

1965年,毛主席曾向一同重上井冈山的吴君旭及有关随行人员说过这样的话:“我多次提出主要问题,他们接受不了,阻力很大。我的话他们可以不听,这不是为我个人,是为了将来这个国家,这个党,将来改不改变颜色,走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。我很担心,这个班交给谁我能放心?我现在还活着呢,他们就这样!要是按他们的做法,我以及许多先烈们毕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诸东流了。”

又说:“我没有私心,我想到中国的老百姓受苦受难,心里就不舒服,他们是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。”

“建立新中国死了多少人?有谁认真想过?我是想过这个问题的。”

1965年的毛主席,十分担忧我们的政权模式缺少一种像井冈山时期士兵委员会那样的“政治民主”机制来监督从上到下的各级干部。

毛主席认为这个问题不解决,党内可能会滋生特权阶层,牺牲了千千万万革命先烈甚至几代人的生死追求,将付之东流。1965年,毛主席曾反复地将这一问题提到全党面前,提到中央高层议事日程。

1975年毛主席临终前给周总理的《诉衷肠·赠周恩来》:当年忠贞为国酬,何曾怕断头?如今天下红遍,江山靠谁守?业已就,身躯倦,鬓已秋。你我之辈,忍将夙愿付东流?

联系起来看毛主席晚年为国为民强烈担忧的动人事迹,怎不让人感动、心酸?可毛主席的这种忧虑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呢?

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删除,我们将及时处理,联系方式QQ:3550060045,Emil:[email protected]
361图书馆 » 英雄暮年-毛主席晚年的忧伤有多少人能理解?

发表评论